《旧金山的最后一位黑人》:归属感并不来自于

《旧金山的最后一位黑人》:归属感并不来自于

时间:2020-03-23 19:56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个人觉得《旧金山的最后一位黑人》这部电影超级好看。画面美,没有强烈的冲突,多平时简单的对话,温情不做作,有张力的部分特别抓人,我觉得这种电影接近自己心目中的完美。激烈、热烈、猛烈的电影,你可以体会到它们难言的牛逼之处,让人震撼,回味良久,可总会觉得差一些东西,反而那些看起来克制与平实的电影更让人觉得亲近。

《旧金山的最后一位黑人》,这部电影的名字本身就显得清新脱俗,单从名字看,第一印象是在讲一个相对落寞甚至可能悲情的故事,毕竟最后一位与黑人都是吸引人眼球的字眼。

电影的简介是这样的:“故事围绕旧金山最后一个,也是即将消失的黑人社区展开。一个黑人男子和他的朋友为找回属于家族的归属感,他们决定买下属于自己家族的房子。”

看完后,发现电影讲述的内容与名字几乎没有什么关系,想要把电影名字与内容建立起联系不是很容易,也就是说自己get到的东西根本与电影的名字无关。非要生般两者呼应的地方,主角是黑人,讲述黑人社区的故事,另外就是,影片细节处出现旧金山的最后一位黑人的字样。

归属感这个词完美概括了影片讲述的故事。 一座房子,在旧金山的一个社区,这是吉米心心念的房子。为什么?因为这是他爷爷一砖一瓦建造而成的。吉米对这座房子饱含热爱,即使只能从外部观看,他也会骄傲地向别人介绍这座房子的建造历史,就像小孩子欣喜地向朋友介绍自己喜爱的玩具。同样的,当别人错误地传递这座房子的历史的时候,他会激愤地予以更正。爷爷建造的房子,这座房子对吉米来说,意义重大,无需多说。

有句话是,心安即是归处。不知道你会不会思考自我的归属这种问题,可以想象的是,家的概念肯定是最合适也最中庸的答案,房间,家人,生活的痕迹与轨迹,吃饭,桌椅,窗帘,庭院,种种细节与记忆,都会对自我归属的认定产生影响。房子不单单是物质的房子,而是个人情感的寄托,这种意识上的东西决定着人是人。

影片讲述黑人的故事,完全摒弃黑白对立,转而讲述黑人社区自己的故事。吉米周围有整日无所事事的黑人青年,吵吵闹闹,散发出无所畏惧的气息,实则这种表达的方式只是文化的一部分。生在一个地方,融入一个地方,周围的人都这样的时候,你的外在表现大概率也是如此。可是不管怎样,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,是善意与情感。

吉米最好的朋友蒙特是一位年轻的自我的艺术家,画画,构想台词,沉浸于自我想象的表演,落魄平凡,有时会被那些青年们嘲笑打击。蒙特人物的设定与影片后期蒙特的表演,是影片的亮点。蒙特通过独特的视角把吉米以及社区的故事表现出来,影片整体丰富太多,画面也美。

很快,吉米与蒙特住进了魂牵梦绕的房子,得到足够的快乐与笑容,却不见得有归属感,情况逐渐恶化。两个人住进一幢大房子,房间清静却空荡,守着往日的回忆并不会让外界改变一点点。吉米试图向周围人释放融入的信号,并没有取得好的效果。

晚上白人邻居Tim路过,注意到吉米这个新邻居,吉米热情地走过去与他问好,两人友好寒暄,平等交流。吉米前脚刚走,Tim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,整个人懵了的感觉,下意识喃喃道:“What was that all about?”这段情节简单,但是简直了。

谈归属感,社区社会的环境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,喜欢与讨厌一座城市也是归属感的表现,公车上两女孩抱怨旧金山不好,吉米回应:“如果你不喜欢它,你就不会讨厌它。”这是吉米得知房子不是爷爷建造的真相之后超脱的感受。

影片最大的冲突以及点睛之笔在于,吉米一直以为爷爷建造的房子,实际上不是爷爷建造的,吉米由此构建而来的世界观一下子得到了颠覆。当真相大白的时候,影片的主题就明确了:归属感并不来自于砖瓦砌成的房子,也不来自于执着于外物的偏执,而是当下的情感以及对未来的立场。房子是属于旧金山的,人的归属在哪里?这时候吉米自有判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