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學生自述:在意大利戴口罩曾被要求摘下  輿

留學生自述:在意大利戴口罩曾被要求摘下 輿

时间:2020-03-24 10:1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原標題:留學生自述:我從意大利回到河南

  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不斷升級,確診人數破萬。疫情陰雲下,不少在意中國留學生選擇回國。在米蘭讀書的王映淼也是其中之一,她曾在意大利戴口罩被要求摘下,為降低風險,王映淼選擇回國。如今已經在家鄉河南集中隔離4天的王映淼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,回國是為了保護自身安全,同時她也希望所有從重點疫區回國的人員提前能做好報備和防護,把安全風險降到最低,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。

  1月初回意大利 戴口罩曾被要求摘下

  王映淼已經在意大利米蘭學習生活了2年,她在米蘭新美術學院攻讀時尚設計專業,今年夏天即將畢業。回國休完聖誕假期后,王映淼在1月初回到意大利,那時無論國內國外,都還沒傳出新冠肺炎疫情。

  1月底,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嚴重,王映淼也在一直關注疫情發展。為了應對不時之需,早在中國疫情暴發后,王映淼就開始在意大利買口罩,“因為歐洲人沒有戴口罩的習慣,那個時候也不太好買,很多藥店都需要預約才能買到。”

  2月下旬,意大利疫情突然嚴重起來,確診病例從個位數增長到幾十再到幾百,王映淼所在的學校也宣布停課。王映淼告訴北青報記者,疫情剛暴發時意大利街頭並沒有明顯的變化,大部分人都沒有戴口罩,出於擔心,王映淼戴上了口罩。有一次她走在路上被人攔住,對方要求她摘掉口罩,認為這樣影響不好。王映淼告訴北青報記者,除了曾被要求摘口罩外,自己的同學也因為戴口罩受到歧視,“也有人幫我們說話,我覺得歧視還是在少部分人中吧。”王映淼說。

  隨著疫情發展,王映淼決定自我隔離,從2月末開始她沒再出過小區大門,食物是從華人超市購買后快遞到小區門口。意大利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王映淼的母校華東師范大學設計學院為幫助在意學子度過疫情,給他們寄去300隻口罩,“我領到7隻,雖然不多但真的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。”

  疫情加劇后回國 途中戴口罩多是中國人

  在意大利,疫情最嚴重的就是倫巴第大區,而米蘭則是倫巴第大區首府。疫情暴發后,遠在國內的父母一直關注疫情,勸說王映淼回國。“我周圍很多同學的父母都勸他們回國,但因為我們是畢業生,回國可能會面臨延期畢業等情況,所以我們都很猶豫。”

  8日早上,父母又勸王映淼趕緊回國,但她仍舊沒下定決心。意大利衛生部在每天下午6點公布前一日確診人數,3月8日下午6時,意大利新增新冠肺炎1492例。一直關注每日數據的王映淼發現,疫情並沒平穩或好轉,她當即下定決心回國,並在當晚買機票。

  王映淼本打算買10日的機票回國,但機票售罄,她隻好買了9日上午經阿布扎比轉機回國的機票,一張經濟艙機票售價高達1萬元。3月9日,王映淼和另外兩個中國同學包車去機場,雖然前一日意大利已經宣布封鎖倫巴第大區和11個鄰近省份,但米蘭街頭車輛仍舊不少,出城似乎並未受到限制。

  在米蘭馬爾彭薩機場,王映淼發現機場工作人員幾乎沒有人戴口罩,而反觀回國的中國人則都做了嚴密的防護,口罩、眼鏡、帽子,甚至還有人穿上了防護服。王映淼告訴北青報記者,從意大利出境到轉機阿布扎比,無論是在機場還是在飛機上,並沒有額外的檢疫措施,飛機上空乘也沒有佩戴口罩。

  落地接受排查 回到河南居家隔離

  北京時間10日早上8點多,王映淼落地首都國際機場。此前不久,乘客被要求填寫健康申報表。落地后,兩三個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登上飛機,告訴乘客為防疫要求,叫到名字的乘客需要與工作人員先行下飛機。王映淼成為被叫到名字的若干位乘客之一。

  下飛機后,工作人員帶著王映淼來到由隔板組成的臨時醫療排查區,除個人健康狀況外,還需要填報更詳細的個人信息以及接下來的行程信息,並且在此做了咽拭子檢測。整套流程下來,已經到了中午12點多,王映淼由工作人員帶出關。據她介紹,離開機場前工作人員會統計檢查旅客的行程。王映淼告訴北青報記者,自己一個同學轉機去福州,因為是臨時買的票,福州機場工作人員並不知道她從意大利回國,這位同學主動報備后被送去集中隔離。

  為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,王映淼沒有換乘公共交通,而是讓父親從家裡開車來接,當晚9點多,她抵達家鄉河南新鄉。王映淼告訴北青報記者,從意大利回國前,她已經讓父母向所在社區報備,同時也向母校華中師范大學報備。到達新鄉后,父親直接把她送到隔離點,而父親則在社區監督下居家隔離14天。

  提醒其他歸國留學生 回來前要先報備

  此前,從重點疫區回國的華人華僑曾遭到質疑,很多人擔心輸入性疫情。王映淼告訴北青報記者,她也理解大家的擔憂,如果她在意大利獨居,可能也不會選擇回國,畢竟旅途也有風險。但因為在意大利是與室友合租,無法確認他人行程,再加上如今意大利確診人數激增,醫療資源不足,她認為還是回國更安全。

  王映淼把她回國的歷程以及隔離情況都寫成日記發在微博上,她告訴北青報記者,分享自己回國的經歷,是希望告訴其他想要回國的留學生,一定要把對自己和對他人的風險降到最低,比如一定要提前報備、最好不要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等。“我是凌晨買的機票,當時就告訴了父母,他們第二天一早就向我們所在的社區報備了。”

  13日,王映淼已經在新鄉隔離點隔離4天。每天工作人員把一日三餐送到門口,並多次消毒,隔離人員需要每日兩次上報體溫。雖然要一個人在隔離點14天,但王映淼認為相比在意大利的擔心,如今很踏實,“隔離點也有醫生監控我們的身體狀況,感覺還是比較溫暖的。”文/本報記者 張月朦 統籌/池海波

(責編:邱越、袁勃)